美麗台灣 3D Formosa

偏鄊巡演計畫

再難走的路,我們就想走下去,延續3D電影車的路, 延續孩子的笑容與夢想,點亮下一代的台灣

關於電影

美力台灣 3D
紀錄著台灣不再被記憶的美。


​親愛的台灣人,在你的記憶中,台灣是什麼樣子?
這次東京奧運中,你可能很訝異地看見台灣人的努力,
​才發現你所熟悉的台灣和台灣人,其實很美、很有力量。

而 美力台灣 3D 要帶你看見的,就是一個這樣的台灣。

關於公益計畫

從電影到公益巡演計畫
​電影車將台灣的美帶到偏鄉


美力台灣 3D 要讓更多人看見台灣美。
​「身為一個好的導演,不只要拍出好的點影,還要讓更多人產生共鳴;尤其是那些還在成長的孩子,比我們更需要認識自己生長的土地。」剛走過鬼門關的曲全立導演如是說。我們也希望讓偏鄉的小朋友有更多資源認識台灣,所以,我們才要將這部影片帶到偏鄉巡迴,讓所有的孩子都看見台灣的美。
0816工作區域 64 複本 6_2x.png
 

美力台灣3D不只是等待放映的影片,而是一系列的行動計畫

或許我們一年可以跑200場,但有些學校的孩子參與這樣的活動可能只有1次機會。有太多偏鄉的學校,在許多人一輩子都不會去的地方,那裡的孩子對未來沒什麼想法,因為看見3D電影、發現台灣美麗的力量,讓他們重新愛上自己的土地,開始大膽作夢。

許多孩子告訴巡演團隊,他們原本沒有夢想,但是在看到這些美麗的事物以後,有人想要環島、有人想當醫生、想當攝影師、想要像3D車一樣帶給更多人歡樂與愛,更重要的是-回饋到自己的家鄉。

​耗時10年拍攝

走片全台、上山下海,看片環境和人文,紀錄台灣最美的力量

1個傻瓜導演的起心動念,
10年的淬鍊,邁向下個10年

美力台灣創辦人曲全立導演,曾奇蹟般走過鬼門關,即使有腦瘤導致半聾半瞎的後遺症,他仍然用終身最愛的攝影記錄台灣之美,繼續感動每一個人。將許多已經要被遺忘的 文化、歷史、技藝,或是正在消失中的自然景觀,以3D影像的形式保存下來。

雖然在國際舞台上獲獎無數,但曲導演並沒有將創作能 量放在商業片上,他不想浪費大病重生後的第二生命,發願持續用3D拍攝,記錄台灣瀕臨消失的美景,以及一輩子堅持做一件事的百工匠人精神,於是耗盡積蓄打造了全台唯一的3D電影車,讓偏鄉孩子都能看到3D呈現寶島的美好。
曾和李安同台榮獲世界 3D 大獎,
​曲全立導演用最美的鏡頭,
​讓你置身台灣美景的搖滾區

國際大獎技術

曲導的電影車,開到台灣的每個角落,甚至到達金門、馬祖、澎湖、小琉球,以及完全沒有放映資源的蘭嶼,播放給那些平常沒機會到 3D 電影院的孩童。自 2014 年 2 月以來至 2021 年 11 月底,
曲導的 美力台灣 3D 電影車
走過全台
2,171
​校
以及 199 間弱勢機構
​累積近
22
萬人觀賞
遍布 22 縣市 316 鄉鎮
旅行逾
25
萬公里
相當於繞台灣 250 圈
 

孩子們在 美力台灣 3D 裡看見了什麼?

每場演出都能看到孩童快樂的笑容,帶給他們全新的體驗。
影片所傳達的美的力量,讓小朋友想愛護台灣的土地與海洋,
更認識台灣傳統職人的匠心與堅持,
​更重要的事:讓孩子認識台灣和台灣人的模樣,讓他們更認識自己。
「以後不會在海邊尿尿!」
「認識了好多以前沒聽過、各行各業的『師傅』!」
「要回家告訴爸爸不能將酒瓶丟到峽谷」

​但這個計畫,卻極度有可能被迫中止⋯⋯

300,000 多個期待看見電影的小朋友,我們需要 5 年才能巡演完畢

目前主動報名的學校共有 1,200 多所,超過 300,000 多個偏鄉小學的小朋友等著觀賞電影,但 3D 行動車的每年進度只有約 200 所偏鄉小學;因此至少還需要再繼續巡演 5 年,才能將已申請的學校跑完。

1 年需要 1,000 多萬的經費,巡演 5 年等就等於超過5,000 多萬

計畫所需經費包括人力成本(司機、主持人、攝影、現場執行播映、行政等)、3D 車與交通車的租用及保養、影片版權、文宣 3D 卡、食宿及油資等,1,200多所學校、300,000多個小朋友、 5,000多萬的經費,這麼龐大的數字,讓巡演計畫變成一個導演僅靠一己之力也無法支撐的夢想⋯⋯
 

支持 美力台灣 3D 電影偏郷巡演計畫

不限金額
若需開立收據,協會將在隔月中統一結算後開立寄出,再次感謝各位朋友的大力支持!

單筆捐款

NTD 500

每月定期定額捐款 500元

NTD 3,000

每月定期定額捐款 3,000元

自訂金額

每月定期定額捐款

NTD 1,200

美力台灣AR書+美力台灣短袖T恤

客服信箱:3dat2014@gmail.com

美麗台灣 3D Formosa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如果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,
那這些默默付出的人,就是台灣最美的風景。
即便將隨時代洪流消逝,卻仍屹立不拔,
在炎炎世態中盡力開花。
無論是咬牙堅持傳統技藝的百工、
流淚捍衛環境的保育人士,
還是半聾半盲還硬是用血淚拍攝的導演,
​電影裡外,都是台灣。